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人魔之路 > 第562章 水靈宮宮主
    心中這般想到之際,北河揮手對著身后的諸多法器一招,將其收了回來。

    接著他轉身看向了深深嵌入冰壁的滅龍鞭,肉身之力鼓動下,再次猛地一拔。

    只見滅龍鞭被繃得筆直,在北河這一拔之下,終于從冰壁中被一絲一絲的緩慢拔出。

    “轟!”

    就在北河正著手將這件法器給收回來時,突然間只聽一聲巨響。

    他所在的這座島嶼,開始劇烈搖晃了起來,在咔咔的裂響中,四面的冰壁浮現了一道道裂紋。

    “轟!”

    第二道巨響接踵而至的傳來。

    這一次,罩住北河厚達數丈的冰壁支離破碎,并轟然坍塌。

    “嗖!”

    北河手持滅龍鞭的身形沖天而起,只見他將滅龍鞭向著頭頂一個攪動,諸多的冰塊就被他給震開。

    只是數個呼吸的功夫,他的身形從中沖了出來,懸浮在了半空。

    這時他有所感應的一般抬起頭,就看到在他數十丈之外,一個赤足女子正站在半空,而今的對方還保持著一掌拍出的姿勢。

    顯然之前就是此女,兩擊就將冰壁給轟碎了。

    赤足女子看起來二十出頭的樣子,其身著一套碧藍色的宮裝長裙,一頭如瀑的黑發肆意的披散在肩頭。

    而觀其容貌,倒是一個絕世美人。

    不過更讓北河在意的是,是他通過臉上的古武面具,判斷出了這個看起來年紀不大的女子,竟然是一位元嬰后期大修士。

    僅此一瞬,他心中就變得極為警惕。

    這時他下意識掃了周圍一眼,不出意外的是,他并未看到黃裙女子的身形,似乎對方在剛才那么短的時間內就遁土了一樣。

    于是他再次看向了前方的赤足女子,在北河的心中,對于此女的身份隱隱有了一個猜測。

    剛才他正跟黃裙女子斗法,關鍵時刻對方手中水靈珠出現了一點問題,導致黃裙女子臉色大變,并立刻遁走。

    而水靈珠原本乃是水靈宮宮主的寶物,加之如今水靈宮正大肆通緝那黃裙女子,所以站在北河數十丈之外的,十有八九就是水靈宮的宮主。

    “嗡!”

    就在北河心中這般想到之際,之前那股驚人的神識,繼續從赤足女子眉心探開,并將下方的被諸多碎冰淹沒的小島給罩住,一寸一寸的搜尋了起來。

    而后此女就發現了在下方的島嶼上,有十來具尸體,但除此之外并沒有那黃裙女子的蹤跡。

    赤足女子將神識收了回來,這時看向半空的北河,沉聲道:“嫵香那丫頭呢!”

    “不知道前輩所說的,是不是一個身著黃色長裙,容貌姣好的仙子!北焙涌聪驅Ψ焦笆忠欢Y的問道。

    來人乃是元嬰后期大修士,這種人即使是他放出了季無涯,恐怕都不容易對付,所以眼下這種情況他還是識趣一點最好。

    赤足女子略帶譏諷的瞥了他一眼,在此女看來,北河就跟之前的馬臉大漢等人一樣,應該都是想要追殺黃裙女子,而后將水靈珠奪到手的散修,而現在北河竟然在她面前裝蒜。

    “不錯!

    最終赤足女子還是點了點頭。

    “啟稟前輩,之前晚輩曾跟對方交手,但或許是感應到了前輩即將趕來,所以對方將晚輩給暫時禁錮之后,便逃走了!北焙庸в拈_口。

    “一群飯桶!”只聽水靈宮宮主冷笑道。

    而她所指的,自然就是北河等人了,一群同階修士,竟然連一個結丹后期的人都拖不住。

    不過赤足女子也深知,有水靈珠在手,尤其還是在這片茫茫的海域上,即使是她要抓住對方都有些困難。

    若是她所料不錯的話,黃裙女子應該借助水靈珠的神通,潛入了海水中,而水靈珠能夠將對方的氣息給徹底屏蔽,并毫無阻礙的施展水遁術,在茫茫海域上她根本就無跡可尋。

    沒想到水靈珠此物在她手中這么多年,她都沒有將其神通給徹底發揮出來,但落在修為只有結丹后期的黃裙女子手中,對方卻能夠逐步的掌握。

    現在的她不但要將水靈珠給拿回來,而且還要將黃裙女子給抓住,從對方的身上將秘密給挖出來。

    聽到赤足女子的話,北河心中頗為惱怒。只是面對這修為為遠高于他的存在,他卻敢怒不敢言,只能將心中的火氣給壓下。不然若是被此女給察覺到,說不定會引起對方的殺機。

    只是結局似乎是注定的,從最開始這赤足女子就沒打算留下他。

    只見赤足女子抬起手來,毫無征兆的對著他屈指一彈。

    “咻!”

    一滴指肚大小的水珠,當即向著北河爆射而來。

    “嘶!”

    僅此一瞬,北河就抽了一口冷氣,沒想到此人竟然沒有打算留下他的活口。

    那顆看起來毫無出奇之處的水珠速度奇快無比,眨眼就到了北河的近前。從此物上,他感受到了一股濃郁的危機。

    千鈞一發之際,北河將手中滅龍鞭向著迸射而來的水珠一抽。

    “鏘!”

    當滅龍鞭抽在水珠上的剎那,后者竟然勢不可擋,將滅龍鞭給輕易彈開了。

    雖然北河也稍稍改變了一絲水珠的迸射軌跡,但依然只聽“噗”的一聲輕響,那顆水珠就沒入了他小腹的一側。

    北河口中一聲悶哼,這時他捂著小腹,身形向后斜斜倒飛了出去,而后砸在地上拖行了數丈才停下來。

    “!”

    從他口中當即傳來了一聲慘叫。

    此刻他低頭看著小腹一側的位置,雖然看似只有一個指頭大小的小孔,不過在他的體內,一大片寒冰卻是向著四面八方擴散開來,將他的五臟六腑還有肌肉骨骼都給凍結。

    北河口中的慘叫只持續了短暫的一瞬間就戛然而止。

    這時的他嘴巴張開,雙目瞪大,眼中滿是難以置信。隨著他脖子一軟,身軀就癱倒在了地上,就連手中的滅龍鞭都掉在了一側。

    從他的身上,已經沒有絲毫氣息散發出來。

    赤足女子瞥了北河的尸體一眼后,漠然的收回了目光。

    此女掃視了一圈周圍,而后身形徐徐向著某個方向掠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海面上空。

    區區一些結丹期修士的儲物袋,她這位元嬰后期大修士還不屑于去撿。

    當此女離開之后,這座荒蕪的小島上,就陷入了平靜,只能聽到周圍海浪卷起的嘩嘩聲。

    足足小半個時辰功夫過去,只見在北河的尸體表面,已經覆蓋了一層薄薄的寒霜,此刻他身軀的內部,幾乎被凍結成了寒冰。

    某一刻,只見他的小腹猛然凹陷了下去。

    “嘶!”

    似乎是因為憋了太久,他倒抽了一大口氣。

    這一吸足足持續了良久,參見他蒼白的臉色恢復了一點紅潤。

    “咳……咳咳……”

    接著他就捂嘴劇烈咳嗽了起來。

    剛才在關鍵時刻他,施展了假死術這門古武神通,仗著對肉身精妙的控制,加上那元嬰期修為的赤足女子過度自信,所以他竟然瞞過了對方。

    蘇醒過來后,北河當即盤膝而坐,開始內視體內的情況。

    此刻能夠清晰的看到,他的身軀因為冰冷,都在顫抖著。

    “唰!”

    某一刻,當他睜開雙眼后,眼中遍布凌厲的殺機。

    元嬰后期修士的手段果然驚人,于是他不再遲疑,當即運轉起了真火九煉,一股熾熱的之力,頓時在他體內開始醞釀起來。

    “!”

    然而他只是剛剛有所動作,只聽他一聲慘叫。

    他的身體內部幾乎被凍結,原本他以為用火靈力能夠將體內的寒冰給驅散,但是最先侵襲而來的,卻是一種難以描述的痛苦。

    北河緩緩站了起來,這時他揮手祭出了聚陰館,放出季無涯后,只聽他道:“走!”

    季無涯將他一把夾在了腋下,而后足下一跺,身形便向著遠處的天邊激射而去。

    雖然體內的傷勢有些棘手,不過現在他可不敢停留在那座島上,說不定隨時還會有其他人趕來。( 人魔之路 http://www.821866.buzz/7_7822/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龙王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