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秀才無雙 > 第十一章 陸續來訪
    “如此多謝了!

    可以不用償還這點銀子,到底讓他心中松了一口氣,隨即拱手道謝。

    “要謝就謝城主大人吧,若無其余事我等告退了!

    說完,衙役揮手招呼同僚一同離開,陸塵笙對于衙役口中的城主也多了幾分好感。

    將契約丟到一旁的爐子燒毀,陸塵笙這邊才剛剛起身,卻又見著遠處有人朝著茅草廬走來,頓時眉頭一挑。

    今天什么日子,怎么接二連三的有人上門?

    等到他站在門口等候來人,見著人走近之時倒是愣住了。

    卻是見著為首一個穿著一身白色衣裙的女子,杏臉蛾眉,蓮步輕移到跟前,端是一幅絕代佳人的模樣。

    其身后跟著的女子,樣貌卻也不差,只是一身勁裝不說,腳下虎虎生威卻顯出一幅剽悍的模樣。

    氣質上兩人截然相反。

    不等陸塵笙開口,眼前儀態萬千的人兒美目輕掃了他一眼,微微一禮道,“可是陸塵笙、陸秀才?”

    “正是在下,不知兩位...?”

    陸塵笙有些疑惑,自己應該不認識這兩人才對吧?

    女子溫和一笑,正預開口卻見著一旁的初五,當即看了陸塵笙一眼。

    “初五,你且到里面準備兩杯熱水!

    “是,公子!

    初五聞言,立刻轉身進屋子了,她知道自己公子和這兩個漂亮的小姐姐有些話要說才對,這會兒也表現的十分乖巧。

    女子身后的妹妹看了看初五一眼,在看著陸塵笙的眼神,卻帶上了幾分鄙夷之色。

    前夜見他,還不見他身旁有什么侍女,這才一天的功夫就帶回來了這么個,頗有些姿色的小姑娘回來,讀書人當真就沒有一個好東西!

    心中氣憤下,她看著陸塵笙的眼神都有幾分不善起來。

    陸塵笙有些敏銳的注意到,身后那位佳人看著自己的眼神,盡是不善的眼神,讓他有些奇怪。

    莫不是說自己前身惹下了什么情債不成?

    “不知姑娘找在下何事?”

    陸塵笙見著初五進屋,開口詢問道。

    女子沖著陸塵笙再一禮,“前兩日的時候多謝公子幫忙了,小妹不懂事找那黃堯的麻煩,這也就罷了,在黃堯家中尋得了不少錢財之物,幾乎都是盡數拿走了,著實不應該的很!

    在她看來,這黃堯幾乎是憑借陸塵笙一手誅殺,如何能夠這般取走了諸多錢財,就留些許與陸塵笙?

    陸塵笙聞言,恍然大悟這身后的女子,怕就是那天晚上的黑衣人了。

    問題是,前幾日他們相處也算愉快吧,如今怎么這樣看著自己?

    “無妨,這錢財之物原本就是姑娘所得,與在下并沒有太多的關系!

    陸塵笙擺了擺手,示意自己確實不需要那么多的錢財。

    聽著這話,女子有些詫異的將陸塵笙看了一眼,這么看來自己妹妹到沒有欺騙自己了。

    她原先聽著自己妹妹講述,還以為對方不過是在欺騙自己,昧下了這筆錢財。

    “但不管怎么說,這錢財乃是你們二人一起共同努力,到底要多分與一些給公子的!

    陸塵笙擺了擺手,一臉真誠的說道,“不用!

    那一日見著對方背后背著一個大包袱,里面好像裝的滿滿的都是銀子,這要是能夠隨意在給自己一點的話,那今后可就不用為錢發愁了。

    現在多了一張嘴吃飯,到底有些費錢。

    “只是這錢財已經被小妹分與了寨子里的諸多族人,眼下也沒有什么銀子可以給公子了!

    呃...

    陸塵笙臉色微微一僵,有些無語的將對方看著。

    你這都沒錢了,這般要做什么,倒還不如不說呢。

    “原本想要與公子說上一二,到時有錢了自然會補上,如今見公子房屋似乎有些簡陋,若公子不介意的話小女可讓族人前來,幫忙公子重新建個房屋,公子意下如何?”

    雖然沒錢,但這話到底是要說的,這是對方的意思。

    另外這會兒見陸塵笙住的地方有些簡陋,便想要用這樣的方式彌補一下。

    陸塵笙聽著這話,當即一臉喜色,這茅草廬確實住的極為難受,若能夠住上一個新蓋好的房屋,那自然是最好不過的。

    這么一想,陸塵笙當即點頭應了下來。

    見對方應下,女子也明顯松了一口氣。

    “兩位遠道而來,不如進屋喝杯水吧!

    談完正事,陸塵笙才發現自己也沒有請人家喝口水,當即連忙邀請道。

    “不了,我們還有事情就不多逗留了!

    身后的妹妹一把拉過自己姐姐的纖手,轉身就走。

    “還不知姑娘芳名?”

    陸塵笙連忙詢問道。

    “小女子宮瓊月!

    姓宮?這名字可有些稀奇。

    陸塵笙搖了搖頭,見著另外一個女子明顯對于自己有些敵意,并且沒有準備要告知名字的意思,識趣的沒有多問。

    片刻之后,兩女走的稍遠了些許。

    宮瓊月有些奇怪的將自己妹妹看著,“你這是怎么了,為何對那書生如此滿是敵意?”

    她剛剛看的分明,自己這個妹妹對于那書生分明就是極為的厭惡,以至于連對方一杯水都不愿意喝上一口。

    宮守月美目一瞪,“那書生薄情寡義,自然要離其遠遠的!”

    聽著妹妹如此回答,宮瓊月奇道,“你如何知曉的?”

    “哼,這書生早年間一直有一個叫九娘的女子陪伴,這九娘更是以刺繡縫補補貼家用供其考上了秀才。

    聽聞這九娘才剛剛病逝不久,而前些日子只見其孤家寡人的,今日在一看卻見其身旁有了丫鬟,怕不是我分與對方的一些銀兩,買來了這丫鬟!

    此前打聽對方之時,聽些百姓們提起其,雖然嗤笑其有辱斯文,不像是一個讀書人,但都是為了九娘才如此。

    如今一看卻是瞎了本姑娘的眼睛,信了那些傳言、才將銀子分與了他!讓他逍遙快活!”

    守月越說越來氣,一把拔出自己身后的寶劍,將一旁的小樹苗削成了兩段。

    宮瓊月聞言蛾眉微微蹙起,剛剛與這書生聊起此話時,感覺這書生不像是這樣的人,難不成當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你可確定,這書生如你所說,如此的不堪?”

    “我自然確定,在我沒有把銀子分與對方之時,對方身無分文身旁沒有丫鬟,前些晚上給了對方些許銀子,這轉眼間就有了丫鬟。

    這不是薄情寡義,拿著我給的銀子買了丫鬟,又是什么?”

    守月怒然說道,只感覺自己就是瞎了眼才這么做。

    宮瓊月聽到此處,原本剛剛對陸塵笙有的些許好感,這會兒也盡數散去,只留下絲絲厭惡。

    “罷了,回頭遣些族人來此助其修好房屋,你與他的恩惠就到此結束吧!( 秀才無雙 http://www.821866.buzz/7_7815/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龙王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