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紹宋 > 第十六章 官家走投無路了。ㄉ希
    “韓世忠焉能反?!”

    出言呵斥趙鼎的不是趙玖,而是大宋尚書左仆射兼門下侍郎,也就是宰相李綱了,其人一夜冷風得了風寒,然后又主持會議、遷移、發兵諸事,再然后又冒冬日嚴寒跋涉至此,早已經疲敝不堪,此時聞言,卻還是強撐著第一個表態。

    “不錯!壁w玖也醒悟過來!绊n世忠怎么會反?”

    “臣也以為不會!”趙鼎渾身污泥,面露激憤,卻只對趙官家回話!翱伤娴姆戳,臣親眼所見!

    “不可能!壁w玖連連搖頭,甚至借低頭扒了一口飯來強做鎮定!捌渲斜赜姓`會,趙御史不妨稍歇,再細細辨析!”

    “不用辨析了!”趙鼎直接在帷帳內的篝火旁伏地叩首了!肮偌宜偎僮甙!再不走就來不及了!與臣同行的牛御史已經被叛軍殺了,彼輩距此不過二十里!”

    趙玖再度當場怔住。

    而一旁剛要起身再言的李綱也猛地跌坐回去。

    “細細說來!”回過神來的趙玖依然不信,卻也不能不做辨析了。

    “官家,臣與牛御史奉命去迎韓世忠,結果在東面萬壽縣百尺鎮便迎面撞上其兵馬,初時前方哨騎還好,還能與我們正常言語,交代軍情,待到鎮中遇到一個統領,其人卻言語不凈,到后來干脆露刃!”周圍早已經圍上了一群原本就在官家所處帷帳中的重臣,而趙鼎也越說越悲憤!俺寂c牛御史見情勢不好,便要逃回,結果他們在后面放馬引弓,把我們故意逼入冬日河中,然后用弓箭相迫,觀望作樂,臣拼命抱著馬匹逃出,牛御史體胖,掙扎不出,竟然活活在河中淹死,他們還在岸上大笑……”

    趙鼎說到此處,早已經淚如雨下,卻又勉力再言:“臣狼狽逃來,他們還在后面隔著河溝喊叫,說臣躲得了今日躲不了明日,因為他們馬上就要來官家面前做此射戲!殺盡文官!官家!速速走吧!百尺鎮距此不過二十里,臣是下午遇到的叛賊,若賊人有心追上來,怕是隨時要有不忍言之事!”

    周圍人紛紛色變,而趙玖恍恍惚惚,卻好像抓到了什么一般:“如此說來,只是百尺鎮的韓世忠部因文武待遇有嘩變之意,卻未曾見到韓世忠親自要反?”

    “陛下!”不待趙鼎再言,旁邊楊沂中卻已經面色發白,直接跪地勸說了!按藭r不是韓世忠本人到底有沒有反意的事情了,韓世忠本人沒有反意,他前軍圍了行在,做了不忍言之事,給他來個陳橋故事,又如何呢?便是韓世忠精忠無二,事后殺了前軍,又有何補救呢?韓世忠兵馬七八千,前軍最少兩千,我們卻只有數百班直在此!”

    趙玖恍然大悟,但依舊沒有站起身來,而是端著碗側身勉力強辯:“便是前軍好像也沒有徹底反叛,說不得可以安撫一二……”

    “沒用的!”楊沂中愈發大急!肮偌也粫缘眠@些**,便是前軍此時也確實沒有造反之意,但憑著戲殺御史之事,早已經開了殺戒,而殺事一起,亂兵肆意無度,神仙都約束不!陛下多讀史書,不知道流離至尊之軀遭遇亂軍是什么下場嗎?所以還是速速走吧!”

    非止如此,此時許久都沒說話的李綱李相公也勉力在自己兒子的扶持下站起身來,一時淚流不止,卻又俯首請罪:“官家,今日之禍全是臣粗疏所致,還請官家速速先行,臣自在此當之!

    趙玖認清了局勢,一時手腳冰涼,再無言以對。

    且說,可憐這趙官家自穿越以來,面對如此天下戰亂之舉,身為一個優越感爆棚的現代年輕人,何嘗沒有幻想過當個漢武唐宗?然而如今看來,自己反而還不如原本那個趙老九,最起碼人家那個趙老九跑得果決!

    而自己呢?自己在明道宮猶豫不決,似乎才是今日之禍的濫觴,不然何至于被區區淮西賊丁進遮去去路,又在這里遭遇了金人入侵的消息?然后才導致今日之禍?

    某種意義上來說,今日真要是死了,那連去杭州歌舞幾時休的保守下場都是他親手葬送的。

    不過,反過來一想,死了又何妨呢?自己對這個時代有絲毫融入嗎?死了后能回去嗎?道祖總得負責吧?

    而即便真死了,或者韓世忠、岳飛這樣的人起來爭天下,或者讓李綱保著那個嬰兒去江南偏安,未必就比原來的局面差吧?

    帶著這些荒謬的想法,不知道為何,趙玖手腳居然復又溫熱起來,卻是搖頭不止:“不關李相公的事,是朕咎由自取,到底沒把此間局勢當成亂世。而且此時也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你們都說讓朕走,可眼下的局勢能往哪里走?”

    “過河!去尋劉正彥、苗傅!”御史中丞張浚忽然插嘴。

    “臣愿去百尺鎮安撫亂兵!庇钗奶撝幸膊遄煅缘。

    “可以讓楊沂中引班直護衛官家過河!”李綱硬撐著言道!暗灰ン@動亂兵,此時去安撫,只會讓亂兵知道行在虛實,反而容易肇禍!而過河后官家也不要去尋劉、苗,最好一面順河疾馳潁州,一面派人將劉晏的赤心隊調回!待入州城,再與韓世忠、劉正彥談論!

    這似乎是一個可行的法子,趙玖恍然起身,扔下飯碗,便要去解開身后坐騎。

    然而,其人剛一碰到馬韁,便又醒悟過來,然后回頭質問:“朕過河去州城也好,找劉苗也罷,要帶多少兵?而亂兵若來,此處文武及家眷殊無防備,又是何等下場?還有潘妃和皇嗣,他們也不可能隨軍奔馳……又是什么結果?再說了,朕只要一走,此處即刻會亂吧!”

    “官家!”其余人皆一時無言,唯獨張浚俯首低聲以對!肮偌覄倓傆H口所言,此間局勢已是亂世,而自古以來為人主者遭逢亂世,這種事少的了嗎?”

    趙玖連連搖頭,卻又放下韁繩,回頭相對:“朕讀書少,唯獨三國知道不少……張卿,朕可以做漢獻帝,你卻不能做董承!眼下這個局勢,為漢臣的,都只該想著做武侯才對!

    篝火畔,非止張浚愕然抬頭,便是其余所有人也都徹底失聲。

    ps:韓世忠部下作亂,在行在邊弄死了御史是一件載于史冊而且應該很著名的事情,為此韓世忠還吃了大掛落,這種亂世中常見的事情,大佬們為啥都以為是我編的呢?( 紹宋 http://www.821866.buzz/7_7813/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龙王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