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大奉打更人 > 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為兄做啥
    寂靜的空氣里,嬸嬸率先反應過來,凄厲尖叫一聲:“年兒....”

    夫妻倆齊心協力把毫無求生欲的寶貝兒子搶救下來,嬸嬸摟著兒子哭的梨花帶雨。二叔站在一旁,長吁短嘆。

    許七安望著靈魂無處安放的堂弟,心里非常理解。

    少年人最尷尬的三種情況:左手右手一個慢動作的時候被父母當場撞見;評論女老師屁股大的時候被當場聽見;寫中二YY小說被公之于眾。

    每一樣都能讓人羞恥的滿地打滾。

    生理性死亡沒做到,社會性死亡達標了。

    我是受過訓練的,再好笑也不會笑....許七安在旁邊‘庫庫庫’起來。

    許玲月扭頭,埋怨的嗔了大哥一眼,無聲的控訴他幸災樂禍。許鈴音想找哥哥要糖的,見到這副場景,就不敢要了。

    許新年不愧是讀書人,才思敏捷,迅速思索出應對之策,雙眼一翻腿一蹬,暈過去了。

    ....

    屬于許七安的小院,廂房里,他除去衣服,把自己泡在大浴桶里,冰涼的水沁著毛孔,渾身舒爽。

    煉精巔峰的體魄,耐寒性極佳。

    武夫最大的好處就是皮實,耐艸。

    擺脫了生死危機后,他終于能沉浸下來,思考一些關于人生的哲學問題。

    “為什么沒有關于原主死亡或昏迷前的記憶?”

    許七安是清楚記得自己怎么掛的,很可能是酒精中毒。但原主似乎沒有這方面的記憶。

    至于許七安自己,死亡原因是酒精中毒,之所以酒精中毒是因為升職加薪,喝嗨了。

    從警局辭職后,他選擇創業,第二年就遭遇了社會的毒打,痛定思痛,從基層做起。

    成為了勤勤懇懇的社畜。

    憑借著爆肝的天賦,以及‘獨坐空房手作妻’的覺悟,終于得到老板的賞識,升職加薪,順利躋身中產階級。

    許七安仰天大笑出門去,約了幾個朋友去酒吧慶祝,畢竟今后的人生已經可以預見,背的起房貸,付的起彩禮,娶妻生子....只要隔壁鄰居不姓王,那便是歲月靜好。

    “啪!”他一巴掌拍在水面,濺起水花,惱怒道:“好不容易拿到了中產階級的入場券,轉頭就給降維打擊,發配到封建社會....未免過于非酋!

    “銀行卡里還存著六十萬的房子首付,人世間最悲慘的事是人還在,錢沒了么,不,不是,是人沒了,錢還在....”

    “算了,就當是給父母的遺產了,不知道遺產稅高不高....再給我一個賽季我肯定就能上王者!

    “還沒看進擊巨人的最后一季....國足沒有奪冠,死不瞑目....哦,這個還是算了!

    “糟糕,電腦硬盤里120G的老婆沒有刪掉....”

    被爸媽發現了,我也社會性死亡了!

    不知不覺的睡著了,醒來時,天已擦黑。

    渾身泡的發白,指肚褶皺,許七安換上干凈的衣服,自己在銅鏡前束發。

    銅鏡中,映出一張少年郎的臉,眉毛濃黑,眼神銳利,因為長年練武,臉部輪廓剛硬。

    “雖然遠比不上前世羞煞梁朝偉;自卑古天樂;帥到驚動黨的顏值,但也算過的去....”許七安默默點頭。

    而且身體要比上輩子強大無數倍。

    好歹是武者。

    “但也未必是好事,我寧愿穿越到正經的古代。那樣大家都是戰五渣。不像這里,高手太多,可能還沒反應過來,你頭就掉了!

    這個世界不但有妖族,修煉體系也五花八門,除了被譽為非酋體系的武夫,還有術士、儒家、佛門、道門、巫師、蠱師。

    六百年前,大奉立國,初代司天監監正,為各大體系劃分了品級。

    許七安就是非酋體系的九品煉精境;二叔是八品巔峰練氣境;七品是煉神境。

    再往后許七安就不知道了。

    反倒是司天監的術士體系,許七安知道不少。

    因為司天監是獨屬于大奉王朝的修行體系,且異常高調,其中六品煉金術師的發明與創造,融入千家萬戶。

    術士體系:九品醫師、八品望氣師、七品風水師、六品煉金術師。

    往后許七安也不知道是什么。

    其他體系,自小生活在京城的許七安知道的很有限。

    這時,院門進來一位穿綠裙的姑娘,是嬸嬸的貼身婢女,喚做綠娥。

    “大郎,老爺喚你過去吃飯!本G娥眼角眉梢帶著喜色,但眼神里透著疲憊和憔悴。

    她十歲就被賣入許家,服侍嬸嬸,許家遭難之后,奴仆被遣散,她正愁往后的生計。

    沒想到這才五天,許家便翻身了,聽大小姐說,這一切都是大郎的功勞。

    十八歲的嬌俏小婢女,此時在許七安面前就顯得有些含羞帶怯了。

    “那個,別叫我大郎!痹S七安別扭極了。

    “可是大郎就是大郎啊!本G娥納悶道。

    ……算了,反正我也不姓武。

    兩人并肩離開小院,進入許府,綠娥猶豫一下,說道:“剛才,老爺和夫人在吵架!

    “怎么回事?”許七安問。

    “好像,夫人一定要知道稅銀案是怎么被掉包的,是誰干的,老爺答不上來,一來二去就吵起來了!本G娥低聲道:“大郎知道的吧!

    回來的路上,許七安告訴過二叔,稅銀不是被劫走了,而是被人掉包了。

    當時嬸嬸什么都沒說,原來一直記在心里。

    ......

    內堂!

    許七安剛踏入門檻,就聽見嗷嗷嗷的哭聲,豆丁那么大的許鈴音,兩條小胳膊往身后揚,讓身子前傾,昂著頭,朝她母親發出刺耳的音波攻擊。

    二叔淡定的喝著小酒,許玲月低頭吃飯,許新年還沒從人設坍塌的打擊中緩過來,沉默吃放。

    嬸嬸以手扶額,一副頭疼模樣,見綠娥過來,當即道:“帶走帶走!”

    許七安瞅了眼嚎啕大哭的幼妹,和顏悅色:“怎么了?”

    “娘親騙人,娘親說如果能回家,帶我去桂月樓!毙《苟〈罂蓿骸暗鶆偛耪f了桂月樓!

    桂月樓是京都頂級的酒樓,出入皆是達官顯貴,不招待平民和富商。

    作為哥哥姐姐名字都記不住的蠢孩子,能記住桂月樓,主要是曾經去吃過一次。

    可見這孩子不是蠢,而是天賦用錯了地方。

    老許你可以啊,知道禍水東引了,連閨女都當成工具人了。許七安看了眼老神在在喝酒的許二叔,以及腦殼疼卻無可奈何的嬸嬸。

    小豆丁就是嬸嬸的命門。

    “當時就一句戲言,都那個樣子了....”嬸嬸嘆口氣。

    “稚童都騙,嬸嬸言而無信!痹S七安本能的懟她,把美婦人氣的胸腔起伏。

    “大哥,大哥帶我去!”見許七安慈眉善目,竟為自己說話,小豆丁欣喜的跑到許七安腳邊,抓著他的褲子往上爬。

    桂月樓,人均一兩銀子....許七安沉聲道:“綠娥,帶走!”

    小豆丁被帶下去了。

    嬸嬸踢了丈夫一腳,隱晦的用嘴角努了努許七安。

    許二叔感覺有些丟臉,看了眼求知欲向來很強的兒子,可惜許新年社會性死亡了,死人無法說話,只能吃飯。

    飯菜味道一般,主要是沒有高湯,畢竟大家才剛回家,許七安吃的如同嚼蠟,他沒好氣的盯著清麗的妹子:“玲月,你老偷看為兄干嘛!( 大奉打更人 http://www.821866.buzz/7_7810/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龙王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