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大奉打更人 > 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
    “喂!”名叫采薇的黃裙少女,撲閃著美眸,“為什么鹽能變成銀子?”

    她說完,猶豫一下,抽出一根甘蔗遞給許七安:“喏,這個給你吃!

    這是在收買我嗎....

    兩位大人已經沒了蹤影,許七安收回目光,想了想,回答道:“草民曾在古籍中見過將鹽變成銀子的煉金秘籍!

    黃裙少女瞪大眼睛:“哪本古籍在哪里?著作者是誰?”

    它的名字叫《高中化學》,至于著作者....嗯,人民教育出版社?許七安道:“古籍早已毀掉,不過,在下還記得其中內容!

    黃裙少女呼吸一下急促:“快,快告訴我!

    許七安嘆口氣:“草民危在旦夕,實在沒有心情為人師!

    黃裙少女給了他一個白眼,沒好氣道:

    “你這人倒是滑頭。我們司天監不干涉朝政,怎么處置你,還得陛下說了算,與我待價而沽,毫無意義!

    “你們把我收了不就行了,以監正大人在朝中的地位,要一個連坐人犯想來是沒問題的!痹S七安說。

    他得為自己加一個保險,萬一找不回稅銀呢。

    黃裙少女明眸流轉,上下審視:“你明明是個武夫,為何要當術士!

    修行要趁早,大部分修行者都是自幼打下的基礎,F在武夫轉術士,為時晚矣。

    “抱不抱大腿的無所謂,主要是仰慕監正大人的風采!痹S七安語氣虔誠,表情認真。

    “那你先把煉金古籍內容告訴我!彼遄玫,少女的眼睛是澄澈明亮的,大大的杏眼,烏黑的瞳仁,黑白分明。

    許七安前世只在孩子身上見過這種干凈漂亮的眸子。

    “內容有些艱澀深奧,只是口述,恐怕你無法理解。需得深入淺出的授業,方能根深蒂固!痹S七安釣魚。

    褚采薇翻了個白眼,不服氣:“放眼九州天下,論煉金術,我司天監術士當為魁首!

    “氫氦鋰鈹硼碳氮氧氟氖鈉鎂鋁硅磷.....”許七安倒背如流。

    “???”

    他在說什么東西?少女懵了半天,柳眉倒豎:“你耍我。我們司天監收弟子,只收童子!

    她把許七安手里的甘蔗搶了回來。

    腳步輕盈的走了,裙裾飛揚。

    我也是童子啊....許七安張了張嘴,隨后明白過來,司天監收弟子,是從娃娃抓起。

    得,這條路沒得走。

    ......

    一晃兩天過去,許七安在牢房里擔驚受怕的度過了兩天。

    他害怕稅銀沒能及時追回來,如果是在他流放之后,便是追回來也改變不了結局。

    然后,萬一陳府尹是個黑了心的蛆,獨吞功勞,依舊是死局。

    可是沒辦法啊,他只能做到這一步了,一個階下囚,又能如何?

    許七安又一次感受到了封建社會的可怕。

    “聽天由命吧....”許七安哀嘆一聲。

    ‘哐!’

    走廊盡頭的鐵門打開,一名獄卒握著火棍進來,掏出鑰匙開門:“許七安,你可以走了!”

    許七安狂喜,用力握緊拳頭:“稅銀找回來了?”

    “隨我去簽字畫押,你就可以離開了!豹z卒審視著他:“你小子命真大!

    “那我二叔呢?”許七安急切追問。

    “別廢話,跟來就是!豹z卒脾氣很暴躁,火棍一敲許七安翹臀,趕著他離開牢房。

    在衙門一位吏員安排下,他簽字畫押,隨后從獄卒那里得到了自己被打入大牢時拔掉的衣服。

    一位衙役領著他離開京兆府衙門,從后門出去。

    這時候,東邊微熹,街道清冷。

    ......

    哐!

    徐平志被鐵門打開的聲音驚醒,他睜開眼,眼球布滿血絲。

    蓬頭垢面的許平志,面容與許七安有些相似,反倒是親生兒子的許新年,五官過于俊俏,與他倆迥異。

    隔著一條走廊的對面牢房內,昏睡中的李茹渾身一震,隨之驚醒,她面容憔悴,臉上露出極度驚恐的表情。

    夫妻倆隔著一道走廊相望,李茹凄然道:“老爺,我便是死,也不會進教坊司!

    她今年三十五歲,保養得當,是風韻極佳的美婦,即使在牢里擔驚受怕了五天,形容憔悴,依舊難掩那眉眼間的風情。

    教坊司是什么地方?

    是女人的煉獄。

    傷痕累累的許平志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忽地熱淚縱橫:“夫人,是我對不住你。我們夫妻倆共赴黃泉,下輩子我給你做牛做馬補償你。只是可憐了孩子,還有我那侄兒!

    五天已過,迎接他的是開刀問斬,迎接家中女眷的是教坊司。除了李茹外,許家還有兩個閨女,一個年芳二八的長女,一個五歲的幼女。

    她們蜷縮在牢房角落里,此時也被驚醒了。

    五歲的幼女揉著眼睛,呢喃著“娘親”,她對自己的命運一無所知。

    十六歲的少女坐起身,散亂的秀發襯著一張白皙的瓜子臉,小嘴薄而紅潤,眼睛大而有神,她的鼻子不像一般的女人那樣小巧,而是挺拔。于是就顯得五官特別有立體感,特別精致漂亮。

    有種靜雕般的美感。

    她下意識的往母親身邊靠,濃密的睫毛因為害怕輕輕顫抖。

    幾名獄卒腰胯樸刀,大步昂揚的進來。

    李茹眼里閃絕望和決然。

    許平志雙手握緊柵欄,骨節蒼白,鋼牙緊咬,丟失稅銀,瀆職,他自認該死,但連累家中妻女,死不瞑目。

    尤其幼女,年僅五歲,便要送去教坊司養著,人生一片黑暗。

    為人父母,如何能甘心。

    “許平志,隨我等出來,簽字畫押后就可以離開了!豹z卒打開牢門,沒有給他們上鐐銬,站在廊道,刀尾敲了敲柵欄,示意他們自己出來。

    “許平志一生愛國忠君,滿門忠烈.....誒,你說什么?”許二叔懷疑自己聽錯了。

    幾個意思?

    “可以離開?你剛才說可以離開!痹S平志一時間難以置信:“怎么回事,你們不是帶我出去斬首嗎!

    “不知道!豹z卒沒好氣道:“這是上頭的命令,想知道自己出去問!

    李茹茫然忐忑,牽著兩個女兒,一家人沉默的跟在獄卒身后,朝廊道盡頭走去。

    “老,老爺....不會是騙我們的吧?”

    “豈會如此兒戲!痹S平志身上帶傷,走路一撅一拐,他也一頭霧水,有大難不死的喜悅,也有搞不清楚狀況的茫然。

    李茹心里一動:“是新年,定是新年這幾日在外奔走,幫我們打點關系,才讓朝廷網開一面!

    她越想越覺得有可能,激動道:“老爺莫要忘了,新年的老師,是元景18年的刑部侍郎!

    元景18年....都二十多年前了....許平志覺得不對,又想不出除此外,官場沒大靠山的自己還能指望誰。

    “或許吧!

    “我就說咱們家新年是人中之龍,當年我讓他習武,你不答應,非要讓許七安那小兔崽子練武!

    “娘,兔兔好可愛,我想吃兔兔!庇着銎鹦∧樀,啃著自己的小指頭,眼里寫著“饞”字。

    “成天就知道吃....”脾氣躁的李茹下意識罵了一句,看著小臉臟兮兮的幼女,臉色隨即柔和,“乖,馬上就有兔兔吃了!

    許平志懶得跟她解釋‘你兒子沒有習武天賦’這件事。反正不管說多少遍,結發妻子都會自動忽略。

    當媽的眼里,兒子永遠是最優秀的。

    到了簽字畫押之處,許平志從府衙吏員手中接過筆,手指微微顫抖,簽完名字,按了手印,許平志感覺自己得到了某種升華。

    就像深埋地底的種子鉆出幼苗,見到了陽光。

    世界忽然變的如此美好,明明一個銅板都沒有多出來。

    妻女則不需要署名,僅是按了手印。

    許平志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拱手道:“這位大人,不知,不知為何免了我等罪過!

    李茹立刻看向吏員。

    “案子破了,稅銀已經追回!崩魡T回答。

    “稅銀追回了?哈哈,好,好!該死的妖孽,竟敢劫我大奉稅銀!

    許二叔頗為振奮,笑完又覺得,依照大奉律法,稅銀固然追回,可他瀆職也是真的。

    追回稅銀又不是他的功勞,朝廷怎么會免他死罪?

    即使從寬發落,也是流放邊陲。

    “許大人,這是你的官袍,收好了!崩魡T將之前拔下來的七品武官綠袍奉上。

    竟然還官復原職....許平志意識到不對勁了,邊接過官袍,邊沉聲道:“這位大人,可否為本官解惑?”

    官袍在手,這聲本官說出口都有了幾分底氣。

    按道理,就算免了死罪,也不該是官復原職。

    “大奉律法規定,家中長輩有觸發律法者,子嗣可為父戴罪立功!崩魡T說道。

    “真的是年兒,老爺,年兒助朝廷追回了稅銀!崩钊阆矘O而泣。

    “年兒....”許平志眼眶濕潤:“我的好兒子啊!

    吏員看了激動的夫妻倆一眼,“是你侄兒許七安,他助府尹大人破了稅銀案,人剛走!( 大奉打更人 http://www.821866.buzz/7_7810/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龙王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