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我是靈館館長 > 126:有東西想出去
    一座存在于意識海里的陰影里的神廟,法光映照其中,卻無法驅散其中的黑暗,仍是一片灰色。

    這種灰色不是那種純粹的霧氣,而是仿佛就是這片虛空的色彩。

    隗林看著面前這個紙人毛小方那一對猩紅的眼睛人,像是用血點上去的。

    “我有什么問題,我就是我!”毛小方聲音有些生硬,不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詭異,像是有急,又似有些恐懼。

    “是嗎?”隗林眼睛微微一瞇,旁邊有江漁則是已經躍躍欲試的想要出手,盡管知道對方是軍方的人,是一位老探索隊長,但身為京道場畢業的學生,很多人的身份都不在他眼里,因為從京道場里出去的畢業生,什么單位都有人進,所以身份這個東西對于京道場的畢業生少了一份威懾。

    更何況,旁邊站著的是隗林,在江漁的心中,只要隗林在身邊,天下可去,無論跟誰放對,只要堅定的站在隗林的身邊就行了。

    這一天來,他甚至在想,還有什么樣的人能夠贏得了隗林。

    “那就照一下吧!壁罅终f著,已經從包里面拿出一面八卦鏡在了手上。

    江漁又發現了隗林一樣比別人強的地方,在他自己警惕之時,隗林居然已經動手了,他總是先人一步,深得先下手為強的真諦。

    “跟在隗林的身邊,果然還有東西可以學!”江漁這樣想著的時候。

    隗林手上八卦鏡拿在手上,元神法光涌入其中,八卦鏡瞬間綻放出一片光華。

    這光華之中隱隱之間有八卦的紋路,罩在紙人毛小方身上的一剎那,紙人手上的綠色燈焰卻猛的涌起一片綠光,竟是將八卦鏡上的光華擋住,然后,紙人毛小方朝著后面灰暗之中快速的鉆去,竟是出乎意料的詭異和靈活,

    綠焰的燈掉落在地上,然后隗林手中的八卦鏡緊跟著照向那個紙人,可是那紙人迅速的鉆入了灰暗之中,消失不見了。

    八卦鏡照在灰暗的虛空里,卻沒有再看到那紙人毛小方。

    江漁發現這個毛小方反應竟也是那么的快,隗林出乎意料的先下手為強,毛小方竟是也早早的防備著。

    “要不要追!”江漁追了兩步之后,卻發現隗林站在那里沒有動。

    “不用,我們得堵在這里,那個東西想要出去!壁罅衷挷怕,江漁卻看到不遠處的灰暗里,有一個紙人詭異站在那里,看著兩個人,正是剛才的紙人毛小方。

    隗林并沒有出手,而是說道:“無論是靖夜局還是監察司都不可能只派一個毛小方在這里看護,其他的人不見了,只有一個毛小方,那其他的人可能已經遇害了!

    江漁也迅速的冷靜下來,分析道:“的確如此,而且可肯定的是,一定會是一隊人,而這一隊人每隔一定的時間都需要向外傳信匯報的!

    “要不要向外面傳一個消息?”江漁問道。

    隗林想了想,覺得還是需要的,于是他彈出兩點光華,光華如螢火蟲一樣,飛向外面。

    監察司柳虞正坐在辦公桌前,看著一份資料,這一份資料是滬城之中另一個民間組織的資料。

    這個組織名叫水戶合修,是監察司新近發現的一個組織,并沒有在監察司注冊,也沒有在靖夜局備案。

    當一個組織沒有注冊和備案之時,而又形成了一定的社會影響力,那么這個組織就是非法的。

    監察司需要掌控他們的情況,之所以這個新興的隱秘的又沒有注冊和必案的組織進入監察司的視野之中,是因為生化研究所里的情況。

    靖夜局副局長洪近忠,想要引蛇出洞,卻被人將計就計的,將真的藥劑送了出去。

    而且,最終接手送走藥劑的,到底是不是靖夜局的那位出身于南云苗寨的梵同舟,還是當時那屋子里真的有人,到現在都沒有搞清楚。

    當然,洪近忠的安排是引蛇出洞,但是他不知道,梵同舟是王雅芝早就安排好了,準備打入一個神秘組織的線人。

    只是這個組織仍然在考核梵同舟,梵同舟無法接觸到這個組織的內部的東西,人員,組織架構,一概不知。

    而這一次,梵同舟突然的舉動,是沒有上報過的,不知道他是接到的那個組織的命令來不及上報,還是他真是那個組織打入靖夜局內部的人,就此脫了身份,重投黑暗?

    梵同舟的家庭背景信息也都在柳虞的桌上擺著,就他的判斷,梵同舟應該是來不及上報。

    他的背景不查不知道,查過之后,才知道他的爺爺,當年居然是參加那一場大戰的,從滇西而出的刀客,戰事平息之后,又回了家中,可以說他是根紅苗正。

    而且,從后面江漁那里反饋上來的情況來看,當時在場的應該確實還有其他的人,梵同舟無法傳訊。

    江漁被停職的事,柳虞是知道的,雖然他不是江漁的班主任,但是做為京道場的老師,江漁同樣出自于京道場,這是天然的派系,所以江漁被停職王雅芝也在跟他通氣梵同舟的事時,順便說了江漁的事。

    之所以把江漁停職,當然不是因為他沒有抓回梵同舟,相反,他做為當時那個行動里的巡游人員,能夠跟蹤到梵同舟是有功的。

    可是他做為最后一個接觸到梵同舟的人,回來之后居然一問三不知。

    問他梵同舟有沒有什么特別的話,或者是特別行為,或者為什么特別表情,他居然都說不清楚,這是王雅芝生氣的地方。

    好在,洪近忠制定計劃后,王雅芝就與研究所的所長通了話,讓悄悄的將最近研發的藥劑給換了。

    那一瓶試管里的藥劑確實是真的,但不是最新研發,而那位幫著海小定換出藥劑的人,在洪近忠查到他的身上時,他已經死了,而且是連身體靈魂都散了的那種,即使是通靈也做不到。

    突然,虛空里有一點熒火般的光芒鉆了出來,然后在他的身周繞動著,柳虞的眼中泛起黑氣,其中有一縷詭異的鉆了出來,與那螢火光輝一觸,他的腦海之中立即蔓延著一些信息。

    之所以敢以自己的夢境意識去接觸,因為他感受到了那一點光華里有隗林的元神氣息。

    接受到了信息之后,他閉上眼睛,再睜開之時,雙眼漆黑,然后他直接從墻壁里面鉆了出去,出到外面,竟是在意識海之中,街道是一條扭曲著向上的路,一直通上天空。

    柳虞辨別了一下方向,然后朝著東方明珠塔而去,只一會兒便已經到了,沒過一會兒,王雅芝也來了。

    隨之兩人都從高處鉆入塔下的陰影之中,兩人進來后看到隗林與江漁,再聽江漁講了一遍遇上的情況時,一個個皺起了眉頭。

    “毛小方是軍方的人,他帶了一隊人在這里的駐守,如果只看到毛小方的話,那可能其他的人已經死了!蓖跹胖フf道。

    “這事不搞清楚,以后駐守的人還會有危險!绷菡f道。

    “我準備在這里布下八卦鎮魔法陣,用來代替原本的燈陣,到時候看看情況怎么樣!壁罅终f道。

    “也行,我們得將這事跟軍部說一聲,再派人來這里駐守!绷菡f道。

    于是隗林不再管柳虞與王雅芝兩人,而是拿出一塊八卦鏡開始在神廟的門口晃動著。

    這整座神廟,就這門口最為明亮,隨著他手以八卦鏡面上擦著,原本沉沉銅鏡開始泛起光來。

    隨著隗林在鏡的兩面都來回的擦著,鏡上的光華越來越盛,竟是如一輪月亮。

    一束白光照神廟之中,隗林調整著方位,最后將那面八卦鏡懸掛在梁上。

    賣這一套八卦鏡的詭秘超市顯然經驗豐富,有一套可以幫助八卦鏡固定在一些地方的配件。

    比如現在,隗林手中就拿著一個類似于鏡框的東西,一端是可以夾在門梁上的。

    隗林將之夾在門梁上,明珠法光照在八卦一面,另一面則有法光透出,直入神廟的深處。

    固定好后,隗林便順著光照進入神廟里去,江漁也連忙跟上,他可不想跟王雅芝和柳虞兩人在一起。

    隗林一來到深睡,在鏡光里,又布下一塊八卦鏡,但是布下的八卦鏡照出的光角度卻很奇怪,直接照在一處墻壁。

    從這片灰暗之中,可以清楚的看到光在這神廟之中折射的光線,隗林又在那個角落里布下一片八卦鏡,鏡面朝著神廟的頂上,而隗林又來到房梁上,在那里布下一片鏡子。

    如果有人此時同步的看著現實之中的星空,又看著這里的鏡子格局,會發現一個個鏡子擺出來的線路,竟是與現實之中的一些星象一樣。

    第一個擺出來的圖案就是北斗七星圖案。

    再接著,他看到一道光芒,直入神廟的深處。

    江漁感覺到,擺了八卦鏡的地方,那種詭異的氣息似乎已經弱了許多,虛空里的灰色,也淡了許多,同時,那明珠的法光則像是從灰暗里滲透了出來。( 我是靈館館長 http://www.821866.buzz/7_7465/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龙王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