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貞觀俗人 > 第197章 血濺州衙
    鄭元睿拿著那張白條,當天便在碼頭上做了渡船過了涇河,直奔歧州而去。趕到岐州雍城,見到了從兄弟鄭元璹。

    鄭元睿原原本本的把涇陽出的事述說一遍。

    “你糊涂,這種時候,你怎么還想著要運糧到岐州來賣?”鄭元璹聽完后,對兄弟很是不滿,這半年來,滎陽鄭家幾乎是被新皇架在火上烤的,鄭玄禮那是被皇帝隔三差五的提出來敲打一頓,如今筋骨都是碎了一遍了。

    更別說做為鄭家當家的鄭善果,如今更是完全賦閑在家。

    而他鄭元璹,自歸唐以來,先后任過太常卿、鴻臚卿、參旗將軍等要職,后丁憂在家,除去守孝這三年,他前后為唐出使突厥五次,還曾經被突厥頡利扣押許久。

    對于大唐,那也是勞苦功高,但李世民一奪權,他還不是馬上被找了個由頭奪職,然后晾了幾個月,等到之前擊退突厥之后,才追述他當初出使突厥之功給他授為岐州刺史外放出京。

    這種時候,不好好夾起尾巴低調,你還想發災難財。

    “阿兄上次府中糧食被征,也沒有半點反對不滿,你怎么還不懂?”

    鄭元睿不仕多年,這些年在家研究經學,也照顧產業,對于朝堂上的這些局勢還真遠不如鄭元璹兄弟幾個。

    他只是想著兄弟如今任岐州刺史,他運點糧食過來賣,既幫助兄弟穩穩局勢,也順便賺點錢,誰料到會倒霉遇到秦瑯經過呢。

    “你先下去休息吧!

    鄭元璹獨自一人坐在刺史衙門里沉思,秦瑯對于元睿這事的處置,讓他十分意外,畢竟秦瑯這小子跟鄭家是早結仇怨,兩家關系不睦許久。

    不過細思起來,這家伙雖說跟鄭家關系鬧的僵,但阿兄善果也說過之前六月時,許敬宗派人抄鄭氏各家長安宅子,秦瑯曾經還對他們有過維護。更不說,如今侄孫女十三娘在秦瑯那,聽說還頗得照顧。

    這次這件事情可大可小,但這年輕人沒有借機把事情鬧大,反而如此給鄭家情面,真是讓人意外。

    相比起秦瑯的手段了得來,鄭家如今許多人做事卻已經差遠了,不說小輩的鄭玄禮鄭弘績,就是他的兄弟鄭元睿也多有不如啊,鼠目寸光。

    不過他馬上轉而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秦瑯說他要陪秦瓊前來督察捕蝗之事。

    莫不秦瑯故意先賣個人情,然后想要他在此事上全力配合他?

    可想了許久,鄭元璹還是搖了搖頭。

    一碼歸一碼。

    對于捕蝗滅蝗這一件事,他始終是反對的。

    他不但堅持天人感應,天降警示這種觀點,同時也認為捕蝗吃蝗這是有傷天和之事。

    所以在他任下的岐州,雖然朝廷屢屢下發公文,但到現在,鄭元璹也依然還是壓著沒有聽從。

    他不但不響應朝廷的滅蝗,甚至還頒出刺史命令,禁止百姓捕蝗,同時還讓人修蝗神廟祈禱,他自己都在州衙前修了一座祭壇,每天登壇祈禱。

    州中的長史司馬等聽說秦瓊父子要來,都來請示。

    “使君,秦相公和小秦學士,是否來追責問罪的?”

    “蝗蟲乃是天災,要去除天災,只有皇帝自修德行,上天才能免除天災,而不能本末倒置!”

    面對屬下們的詢問,鄭元璹依然堅持自己的看法,拒不修改命令,依然維持原令,不許百姓捕蝗。

    “可是現在蝗蟲已經越來越多,據鎮撫司發下來的治蝗手冊上說,蝗蟲由卵孵化為蟲,只有一個月的時候就能長出翅膀,到時就能集群飛行,一日夜甚至能飛行三百里。我們若是再不捕蝗滅蝗,到時這蝗蟲一長翅,可就飛的到處都是啊!

    “蝗蟲施虐,我們更得虔誠祈禱!”

    屬官們怎么勸說,也勸說不動這位刺史,于是大家只能嘆氣退下。

    鄭元璹雖然到任刺史沒多久,可一來也是做了不少實事的,比如說修孔子廟,興建州學縣學,勉勵生徒,親自教誨,人也正直清廉,故而還是有不少威信的。

    ······

    秦瓊原本打算先去豳寧涇原諸州,然后再去涼甘等諸地,最后經秦隴等州返回,岐州算是回京最后一站。

    可是現在他聽了秦瑯的介紹,知道了岐州這個京西大州,在治蝗一事上居然最不積極,甚至與朝廷的決策背道而馳。

    這一切的關鍵便是鄭元璹。

    這位曾五次出使突厥的功臣,也是有名望的名門士族子,居然還在天天祭祀蝗神祈禱上天解決蝗災,這使的岐州的蝗蟲災害等級已經在不斷上升,甚至岐州的糧價也是漲的最厲害的。

    百姓都在擔憂蝗災不可控制,于是糧食不斷飛漲,偏偏鄭元璹又反對強征百姓大族手里的糧食,于是乎,這糧價就再不受控制,現在據說岐州糧食斗米千錢,還有價無市。

    在這種情況下,秦瓊只能臨時改道去岐州親自督察治蝗救災。

    岐州,長安之西,古稱扶風。

    秦漢時,有中京兆,左馮翊,右扶風之稱,號為三輔。

    這是京師的西大門,但現在這個西大門已經完全失控了,蝗災嚴重,糧荒嚴重,百姓惶恐不安。

    到處都在搶糧食,可糧店每天只限量出售極少糧食,地下糧市則十分猖狂,價格每時都在變動。

    秦瑯等進入岐州后,田野里根本看不到如其它地方一樣的熱火朝天的捕蝗場面。

    地里新長的綠苗,已經所剩無已了。

    地上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跳蝻,這些跳蝻肆無忌憚的在啃食著青苗,歡快的成長著,不少已經成功的蛻皮數次,即將長出翅膀,可以遷移了。

    “腐儒誤國!”

    秦瑯氣憤的罵道,其它各州都在全力的控制蝗情,可岐州卻放任蝗蟲發展,甚至禁止百姓捕蝗,這里簡直就是蝗蟲的繁殖基地,不出十天,第一批飛蝗就要飛出岐州,開始禍害其它地方了。

    一天能最多飛三百里啊。

    這岐州的蝗蟲一成型,那其它州的努力就全白費了。

    路過一處村莊,許多村民在圍著一間蝗神廟在祈禱,一只巨大的泥塑蝗蟲正在享受著他們的膜拜。

    甚至有一群光頭穿著僧衣,正在那里傳授咒語。

    “此乃咒谷子種之令無蟲蝗災起陀羅尼咒,取種子一升,咒二十一遍,便可保此種子耕種后再無蟲蝗災害!”

    那些光頭們正在大肆宣揚他們的咒田土陀羅尼咒,只要向他們獻上糧食一斗,便可傳授他們開過光的符咒一張,說拿回去對著種子念咒便能生效,以后種下去不懼蝗蟲。

    這種低劣到令人發指的騙術,居然有無數的村民在排著隊求符獻糧。

    此時寶貴無比的糧食,居然一斗一斗的獻給這些人,然后換一張黃紙,一句符咒。

    “這些妖人,公然招搖撞騙,太可恥了!”秦瑯怒道。

    秦瓊也看的面色陰沉。

    “來人,將這些妖人通通拿下!”

    大隊鎮撫司士兵沖上前,圍住了村民們,然后上去就把那些面露驚慌的光頭們打倒在地,拖死狗般的拖到秦瑯面前。

    “大膽妖人,居然敢在此行妖做騙,好大的膽子!

    光頭們還想跟秦瑯裝。

    秦瑯直接揮手,阿黃立即拔刀跳斬,一刀就砍掉了一個禿頭的腦袋。

    鮮血四濺,人群中驚呼叫喊。

    阿黃收刀。

    “大唐鎮撫使、都捕蝗使、翼國公陪平章事、關隴河朔捕蝗使齊國公在此!”

    秦瑯令人把那只巨大的泥胎蝗蟲砸毀,然后便把這蝗神廟前的祭壇,直接充做了公開審判臺。

    在刀與血面前,那些光頭們倒沒幾個真硬貨。

    他們很快就招供了。

    這伙人里,有一個是曾經在長安寺廟里做過和尚的,年初因連篇經文都背不全,被令還俗,可這人無賴慣了,根本不愿意老實耕田種地,于是便開始四方云游,到處招搖撞騙。

    這次蝗蟲起,這個家伙于是聯合了一起同樣游手好閑的家伙,裝成是長安來的僧人們,在這里傳授什么陀羅尼咒,趁機騙取錢財。

    因為岐州這邊蝗災嚴重,于是他們跑到這邊行騙,倒是賺的盆滿缽滿,只是沒料到這次遇到了秦瑯這個狠人,一來就砍了一個人頭。

    當那些百姓們聽這些光頭當場招供說自己只是假僧人,有些人甚至是些逃犯的時候,也懵了,而聽說什么陀羅尼咒,甚至只是那個僧人隨便從哪段經文里摘的一句后,大家怒了。

    對于這些家伙,連一向認為人命寶貴的秦瑯,這次也沒忍住,直接下令當場斬殺這些妖人。

    帶著這些妖人的尸體,秦瑯帶著人馬怒氣沖沖的直接殺奔到了岐州雍城。

    十幾具血跡未末的尸體,被鎮撫司的騎兵直接拖到了刺史衙門,一具具尸體,被直接扔進了刺史衙門。

    這下子,州衙上下也被這手給鎮住。

    等秦瓊秦瑯爺倆,在全副儀仗下走出來時,衙門里的一眾官吏,也明白這次要出大事了。

    只是誰也沒有料到,他們一來,會是以這樣的形勢跟大家打招呼。( 貞觀俗人 http://www.821866.buzz/7_7365/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龙王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