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南宋第一臥底 > 第659章:戰陣猶傳漢道昌、方退一步、千軍來襲
    還沒等鐘與同這句話說完。

    “傳我命令!”就見姜瑜馨姑娘神色冷淡地看著對面的那些兵痞,隨即就發出了她的第一個軍令。

    “全體都有!列隊集合,跑步返回營地!”

    “啥?”

    這個時候,鐘與同、趙錦屏、常春遠他們幾名將領同時都呆住了!

    這位姜姑娘下的是什么命令?讓他們從漢江邊返回營地,弄了個眼不見為凈,看不見這幫人心里就不生氣了是不?

    就在鐘與同他們幾個這一猶豫的當口,只見姜姑娘猛然間臉色一冷,最后就見她回頭向眾將問道:

    “先生臨行之時,在把兵權交給我的時候,他說過什么?”

    “違令者斬!”鐘與同立刻把沈墨的原話重復了出來,隨后就見他縮了一下脖子,回頭喝令墨字營整隊回營!

    這時候,墨字營的這些士兵們,看著對岸那些耀武揚威的家伙,也實在是看得夠夠的了。

    只見他們嚴整的重新整隊之后,立刻跑步前進,帶著齊刷刷的腳步聲向著自己的營地返回。

    “趙錦屏!”這時候就見姜姑娘一邊跟著隊伍回返,一邊又繼續發令道:“帶著隊伍唱歌!漢道昌!”

    “是!”只見趙錦屏利落的答應了一聲,隨后大聲起了個頭。

    就見五百墨字營一個個頂著心中的怒火,大聲的哥唱了起來!

    “嚴風吹霜海草凋,筋干精堅胡馬驕。漢家戰士三十萬,

    將軍兼領霍嫖姚……”

    歌聲雄壯威武,聲調整齊劃一的從五百多戰士的胸膛中怒吼了出來!

    聲音在山壁之中來回回響,歌聲直沖九霄!

    ……

    在宋軍大帳之中,沈墨早就看見大帥楊正武和他手下的副將眉來眼去,沈墨也只做不知。

    等到漢江對岸的軍歌聲唱起之后,只見大營中的宋軍將士全都好奇的向著對岸看去。而營帳中的沈墨也是回過頭,看向了漢江對岸正在撤退的墨字營。

    沈墨一回頭之間,就看見饒風嶺下,剛才那個剛才還跟楊正吾大帥暗通款曲的副將,F在正帶著200多人,正收割著西夏鐵鷂子的首級!

    只見沈墨回過頭,一臉不解的向著楊正吾大帥問道:

    “大帥,這是何意?”

    “你說的那些……正在割腦袋的軍兵?哦……哈哈哈哈!”

    這個時候,就見楊正吾的臉上現出了一絲尷尬,然后就見他哈哈大笑起來!

    “沈將軍的部隊和這邊隔河相望,收取戰利品也殊為不易,待本帥先替你收起來再說!”

    只見楊正吾恬不知恥的向著沈墨說道:“事后該怎么向朝廷上報功,本帥自然是心中有數的!難道沈將軍還怕本帥吞沒了你的功勛不成?”

    “哦……大帥此言有理!哈哈哈!”

    這時候,就見沈墨居然也是毫不猶豫的接受了楊正吾的說辭,他也在大帳之中哈哈大笑了起來!

    “來!沈將軍請用茶!”只見楊正吾看到了沈墨的表現,只道他不敢惹自己,對自己給他的這個啞巴虧,也只好忍下了不敢吭氣。

    楊正吾的心里暗自得意,他一邊說著,一邊也想端起桌案上的茶碗。

    這個時候,他一低頭,就看見碗中的茶湯正在一陣一陣的泛起漣漪……就在楊振武一愣神之際,他只覺得腳下的大地,都在微微的震動!

    “鐵……鐵鷂子!”

    只見楊正吾猛然之間驚覺,他一下子抬起頭來,雙眼滿帶的驚懼之色,向著饒風嶺的另一面看去!

    ……

    就在片刻之前,饒風嶺另一側的,鐵鷂子軍前鋒野利蒼鵠還在憤怒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切。

    只見饒風嶺下,一群宋軍士兵正在嘻嘻哈哈的談笑著,一邊搜索著西夏戰士的尸體上那些搶來的戰利品,一邊不斷的把一個個鐵鷂子的人頭血淋淋的砍下來!

    就在自己的眼前,親眼看著這些廢物如此折辱戰友的尸體,他們大夏戰士何時受過這種侮辱?

    可是現在,野利蒼鵠就是再怎么憤怒,他也不能再派出軍兵,上去誅殺那些饒風嶺下的宋軍!他現在知道,只要派人過去就是送死!

    漢江對面那500身穿的黑甲的戰士,還在虎視眈眈的看著這邊,所以野利蒼鵠就算再怎么暴怒,也是無濟于事!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只見對面的那些黑甲戰士忽然間整隊撤退,沿著原路返回了他們走出來的山谷之中。

    野利蒼鵠驚疑不定的看著面前的這一幕,不知道那些黑甲兵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就在這時,在獵獵的風聲中,前來的對面黑甲士兵雄壯的歌聲!

    “……敵可摧,旄頭滅,履胡之腸涉胡血。懸胡青天上,埋胡紫塞傍。胡無人,漢道昌!”

    “欺人太甚!”

    野利蒼鵠把自己的牙咬得咯咯作響,眼看著這只殺了他們無數兒郎的黑甲軍,就這樣唱著歌,順著山谷入口處消失了!

    “派一個千人隊,殺進去!”

    只見野利蒼鵠的馬鞭一指,尾隨在他麾下的一名將領,隨即就領著手下的一個千人隊,瘋狂的向著饒風嶺下沖刺了過去!

    ……

    此時此刻,饒風嶺下的胡列也帶著自己人,把戰利品收集的差不多了。

    只不過美中不足,對面那些穿著黑甲的士兵大概是實在看不過眼,已經整隊撤退了,讓他們這些家伙失去了耀武揚威的機會。

    胡列拿著搶來的金子,把自己的腰間塞得滿滿當當。隨后他就催促著自己的手下,把西夏鐵鷂子的戰馬趕到一起,準備帶回到營地里去。

    正在這時,胡列就感覺到地面上開始了微微的震動。

    隨后,這震動越來越劇烈,一陣隆隆的鐵蹄聲蓋過了奔流的漢江水聲,在山谷之中越來越響!

    胡列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他先是朝著宋軍大營那邊看了看,然后又瞅了瞅漢江對岸……最后,當他把目光轉向了西邊之后,他當即就肝膽俱裂的大喊了一聲!

    “!~~快跑!”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他們這些人就憑這兩條腿,怎么可能跑得過瘋狂沖刺而來的具裝鐵騎?( 南宋第一臥底 http://www.821866.buzz/5_5490/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龙王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