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開海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女公爵
    西班牙首都馬德里,名為大明樓的會館已開業半年有余。

    這片土地上凡是以大明冠名的建筑,大多與李旦脫不了干系,這座建設于馬德里繁華地段的大明樓也不例外。

    不過這座大明樓會館倒是與大明商賈沒什么關系,在儀制上占地極廣,早兩年被李旦斥重金從兩位潦倒伯爵手中買下地皮,原本想要在城內起一整條像墨西哥一樣的大明街,但有余菲利普的阻礙沒能得手。

    菲利普有足夠的理由擔憂,一旦大明街的計劃被李旦施行,在馬德里腹地將會經常有小股明軍出入,給城市管理帶來極大壓力。

    最后,大明樓還是蓋了起來,不過既非李旦想要的那樣,也不是菲利普想要的那樣,而且他們兩個人,都無力阻止。

    大明樓的主人,是屯兵葡萄牙付將軍之妻、西班牙海關總督李旦之母,原名蝶娘。

    蝶娘是去年自濠鏡出海的,她聽說西班牙生了瘟疫,兒子李旦和姘頭付元都在西班牙,她又沒有與付元結夫妻儀式,不受朝廷律法約束,便起船一路經西洋軍府至奧斯曼,經奧斯曼輾轉進了西班牙。

    這世間的海路對一個能在四洋軍府說上話的大明女人而言,暢通無阻,他們在世界每個關鍵港口都有自己人。

    蝶娘的到來,給西班牙掀起一場革命。

    美妝革命。

    最先是那些常常隨丈夫出入大明港的商賈妻女,在與蝶娘的交往中發現蝶娘的妝容與她們相比,就像天上的鳳凰與地上的麻雀,求著蝶娘為她們梳妝。

    而后,來自大明的裝扮就像平靜湖面打入一顆石子,一發不可收拾。

    女性天生愛美,故而化妝是一門學問,在這門學問上,世上諸多文明各有優劣,世上審美觀各異,大明不能說走在別人前面,但大明的妝容不會死。

    因為這個時代歐洲最主流的化妝品,是威尼斯鉛白,也叫鉛魂。

    在蝶娘到來前,威尼斯鉛白一度是這個時代歐洲最負盛名、最昂貴、毒性最烈的粉底。

    顧名思義,它是鉛,人們使用希臘時代的方法,把鉛塊放進醋里,讓它生銹,把銹刮下來收集,鉛塊再放回醋里生銹,這些刮下來的銹在水中熬煮,最底的沉積物既為鉛白。

    鉛白雖然是相當有效的防曬霜,但它們的毒性也非常強,長期使用不僅不會實現美白的初衷,還會讓皮膚看起來枯槁和蒼老。

    而威尼斯這座城市,就因濃妝艷抹的女性和質量最優的鉛白而聞名。

    威尼斯鉛白的純度、不透明性和緞面般的表面,讓它成為白色粉底中的上乘之作,受到最熱烈的歡迎。

    不過在西班牙南部,威尼斯鉛白已經不流行了。

    取而代之,是產自大明的珍珠粉與玉簪粉。

    從蝶娘在大明港下船的第一時間起,她就是整個西班牙顯貴之輩亟需巴結的人物。

    這個年歲已長、風韻猶存的婦人言語有別樣的魔力。

    只要她說一句話,煙草商人能輕易地得到一船甚至兩船牧野煙的購買權;絲綢商人、工藝品商人也是一樣。

    這些大明船上運載的貨物在不同的人眼中有不同的價值,甚至就連菲利普殿下也需要討她的歡心,因為那意味著一個甚至兩個方陣軍團的軍餉。

    如果讓蝶娘為他們開口說話,就成了一門學問。

    她的丈夫在葡萄牙掌握重兵、兒子在大明港把持海關,顯而易見,即使西班牙男人生性風流、缺少責任感,也沒人敢去招惹蝶娘。

    只能打發老婆女兒和蝶娘交往,以至于后來蝶娘在和李旦閑談中提到帶的胭脂、熏香都不夠用了,讓李旦發現大明的又一拳頭產品。

    不是一個,是一套。

    蝶娘來西班牙這條路近,也更加安全,因而消息便快速被李旦經西洋軍府送了回去,向濠鏡商賈訂貨、請人。

    他在城里的地皮也干干脆脆給了蝶娘,國王菲利普不準李旦在馬德里開大明街,最后還是松口讓蝶娘修了園林。

    當然,在菲利普的意識里,那不是園林,是莊園。

    叫大明樓,全稱為來自大明的女公爵莊園。

    菲利普在大明港的探子得知李旦正在謀劃一項新生意,說什么也要參一股,最后干脆大大方方地為蝶娘封爵給地。

    蝶娘還覺得不合適呢,為了不影響付元,她不想要菲利普的爵位,偏偏菲利普一定要給。

    最后甚至說出‘本王給皇帝進貢,自是藩國,既為藩國,難道封你爵位有什么不妥?’這樣的話。

    開玩笑,菲利普都快掉錢眼兒里了,這幾年他是深受李旦影響,在宮廷里整天念叨百姓貧窮不是虔誠,百姓富有才是我虔誠。

    后來沒辦法,李旦和蝶娘一合計,答應除了給海關交稅外,再把貨多分菲利普一成。

    事情是定下了,不過貨物送過來倒是要晚得多,一直到萬歷十二年的三月,第一批貨才終于送進馬德里的大明樓。

    就在車馬停在大明樓的半個時辰后,數不清的馬車便從馬德里城內城外各個府邸載著貴婦人接踵而至。

    這些風聞而來的女人幾乎包攬了西班牙大大小小權貴的家眷,有國王菲利普的女兒、帕爾馬公爵的妻子、新任阿爾瓦公爵的妻子,還有數不清的貴族、商人妻女。

    實際上這些人里面只要有一個人出現,其他人就會不約而同地在這個人身邊匯聚成一個圈子,而此時此刻正經歷美妝革命的西班牙,這個圈子只有一個焦點。

    她們等蝶娘,哦不,是等蝶先生這批來自大明的貨物已經等很久了。

    她們依照大明人的習慣,把蝶娘當作老師,因此要在稱呼上加上一句先生,以示尊敬。

    當這些漂洋渡海的木箱被駐守在大明港的大明衛旗軍騎著高頭大馬運進城內,等在莊園的女人們齊齊發出歡呼。

    那一架架馬車上裝著胭脂水粉、熏香以及大大小小工具的漆器木箱在她們眼中就是這個時代最珍貴的寶物。

    而在蝶娘看來,那是數不盡的金山銀山。( 開海 http://www.821866.buzz/1_1377/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龙王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