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如意小郎君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你不也沒有?
    “什么想法?”

    唐夭夭看著他,下打量,嘴角含笑的樣子,讓唐寧有些不寒而栗。

    這一刻的她,不負妖精之名。

    “我們現在需要一位和意人兩地分離的女子……”唐夭夭看著他,嘆息說道:“可是時間這么緊迫,我到哪里去找這樣的人來?”

    這不是唐寧要考慮的問題了。

    抄詩也是要動腦子的,什么都不顧,知道一股腦兒的亂抄,會鬧出大笑話。

    拿辛棄疾的詩給唐夭夭,這明顯不合適,意境對不,情境也對不。

    李清照的詩詞,意境和情境倒是能對了,人物經歷又對不,人家抒發的是對兩地分離丈夫的思念之情,她們這一群單身狗只能思春,思念變思春,一下子拉低了整闕詞的檔次。

    唐寧想著這些的時候,發現唐夭夭一直在盯著他。

    “你看著我干什么?”他詫異的看了唐夭夭一眼,說道:“我又沒有一位兩地分居的意人,再說了,我也不是女子……”

    唐夭夭搖頭道:“你可以是的……”

    這涉及到人身侮辱了,他必須證明自己是個男人,唐寧站起身,向腰間摸去。

    “你干什么!”唐夭夭雙手捂著臉,兩只眼睛從指縫里看著他,目光期待又好。

    唐寧從腰間取出一個小木牌遞給她,這個相當于路引的東西,每個人都有,面記載有簡單的個人信息,清清楚楚的刻著“唐寧,男”。

    唐夭夭沒有看木牌,擺了擺手,說道:“我當然知道你不是女子,但是你可以扮作女子啊,讓秀兒幫你打扮打扮,別人肯定認不出來,秀兒很會打扮人的……”

    唐寧收起木牌,轉身向外面走去。

    本來以為幫她找一首詩行了,沒想到她居然得寸進尺,寫詩還不夠,還想讓自己當女裝大佬!

    他唐寧雖然不能說七尺男兒,但穿女子的衣服,男人的尊嚴何在?

    再說了,女裝她又不給自己加錢……

    唐夭夭追出來,急忙道:“一千兩,我把我爹獎給我的銀子全都給你!”

    “這不是錢的問題……”唐寧揮了揮手,繼續向前面走去。

    唐夭夭追來,再次說道:“我和吳婷打了賭,賭注是一千兩銀子,那一千兩也給你!”

    唐寧停下腳步,轉過身看著她,認真說道:“這真的不是錢的問題!”

    唐夭夭急忙將他拽進屋子,說道:“我知道,這不是錢的問題,但朋友有難,你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雖然不是錢的問題,但是唐寧想要早些把欠唐夭夭的銀子還給她,再幫三叔和三嬸在城里盤下一間店鋪,讓他們做些小生意,一直閑在家里不好,小如也不能總是織布……

    這些需要不少銀子。

    賺錢這種事情,男人做行了。

    這一刻,唐寧的腦海浮現出魯迅先生說過的話。

    在華夏,最偉大最永久,而且最普遍的的藝術,是男人扮女人。

    這一刻,他深刻的體會到了偉人的話,也體會到了生活的不易。

    都是為了生活……

    “只此一次!”唐寧轉身看著唐夭夭,咬牙道:“這件事情,除了你和秀兒,不能讓任何一個人知道!”

    唐夭夭拍了拍胸脯,說道:“放心吧!”

    她走到衣柜旁,打開柜門,開始翻找起來。

    唐寧想了想,說道:“先說好,我不穿你的肚兜!”

    “誰要你穿了!”唐夭夭羞紅著臉,將一件白色裙裝拿過來,說道:“穿這件,從外面看不到里面穿了什么,只要你不說話,不容易看出來……”

    她對秀兒招了招手,說道:“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快給他打扮!”

    唐寧換好衣服,坐在梳妝臺旁,秀兒將他的頭發放下,很快換成了一種唐寧叫不出名字,但曾經見鐘意梳過的發型。

    用最快的速度梳好了頭發,她又開始將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的粉末狀物抹在他的臉。

    女子的發型已經讓他看自己有些不習慣了,但既然他已經做了決定,不會更改。

    唐寧干脆閉眼睛,任她施為。

    衣服傳來的淡淡香氣,讓他有些心神不寧。

    這是唐妖精身的香味,唐寧閉著眼睛,滿腦子想的都是她。

    秀兒在他臉抹完了東西,又開始畫眉,結束了之后,又不知道在他的兩頰描了些什么,最后是嘴唇……

    她將一張紙狀物湊到唐寧唇邊,說道:“張嘴,輕輕抿一下可以了!

    ……

    “好了!”

    不知過了多久,唐寧終于聽到了秀兒長松一口氣的聲音。

    他睜開眼睛,秀兒和唐夭夭站在他的面前,臉的表情都很古怪。

    “我說了……”唐寧看著她們,搖頭道:“我扮不了女人的……”

    “別說話……”唐夭夭看了他一眼,贊嘆道:“我沒想到,你扮女子,居然這么漂亮,只要你不說話,她們肯定發現不了……”

    她拉著唐寧來到一個巨大的銅鏡前。

    唐家不愧是靈州首富,連銅鏡都是落地可以照全身的那種。

    鏡子里是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人。

    熟悉是因為那是他自己,陌生則是因為鏡子里的面容,變成了一個他從未見過的女子。

    眉目如畫,婀娜多姿。

    東方化妝術,恐怖如斯。

    唐寧也不知道,他居然真有做女裝大佬的天賦……

    他站在鏡子前面看了好一會兒,才看著唐夭夭,指了指自己的喉嚨。

    有些男子的喉結較小,但女子的喉結,一般不會這么明顯。

    “這個簡單!碧曝藏矎墓褡永锶〕鲆粔K絲巾,系在他的脖子,高興的說道:“這樣好了!”

    唐寧的體型偏瘦,穿唐夭夭的衣服,從身形看不出來什么,雖然在女子已經算是高挑的唐夭夭還要高挑,但也在正常的身高范圍之內。

    只要不說話,別說別人,連他自己都分辨不出來。

    唐夭夭圍著他的身體轉了一圈,似乎是發現了什么,眉頭又皺了起來。

    她跑到桌旁,拿了兩只梨子過來,遞給他,試探說道:“要不,把這個塞到衣服里,這樣更像了……”

    “不用!碧茖帗u了搖頭,目光在她胸前瞥了一眼,淡淡道:“你不也沒有?”

    ……

    吳家。

    時間已經過去了小半個時辰,一盞茶之前,薛蕓已經寫出了作品,得到了眾人的一致好評。

    吳婷看了某個方向一眼,問道:“都這么久了,夭夭姐怎么還不過來?”

    堂內某處,一名女子心雖然焦急,但還是開口說道:“約定的時間未到,你急什么?”

    吳婷身邊的一名女子輕笑一聲,說道:“該不會沒有做出來,臨陣脫逃了吧?”

    吳婷搖了搖頭,說道:“思敏,不要這么說,夭夭姐怎么可能是那種人呢……”

    “我只不過是在花園里走了走,誰臨陣脫逃了?”唐夭夭從外面走進來,看著二人說道。

    吳婷站起身,笑著問道:“薛姐姐剛才已經寫出了一首《一剪梅》,不知夭夭姐想好了沒有?”

    唐夭夭還未開口,外面忽然傳來少女清脆的聲音。

    秀兒從外面小跑進來,說道:“小姐,表小姐來了,現在在家里等你呢!”

    “什么,表姐來了?”唐夭夭臉露出“喜色”,說道:“快帶我去見她……”

    她回頭看著吳婷,說道:“家里來了客人,我先失陪一會兒!

    唐夭夭的舉動,在吳婷等人看來,自然是很明顯的臨陣脫逃了。

    名叫張思敏的女子急忙前一步,說道:“今夜這里熱鬧,唐姑娘家里有什么客人,不妨一起過來,大家互相認識認識也好……”

    唐夭夭看向吳婷,臉露出猶豫之色,說道:“表姐初來靈州,還不太熟悉這里,也不認識什么人,這樣不太好吧?”

    “正好可以借著這個機會,多認識幾位朋友,熟悉熟悉靈州風土人情……”吳婷笑了笑,說道:“大家都是女子,這有何不好?”

    唐夭夭想了想,點頭道:“這樣也好……”( 如意小郎君 http://www.821866.buzz/0_943/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龙王捕鱼